猫巫

求一篇盾冬文

记得不是很清楚了,就是老盾嫩冬,两个人是匹配的伴侣。盾好像还是元帅将军一类的。本来冬是不想匹配伴侣,所以打算跟基妹一起离家出走的。结果被盾给拦截了,然后冬冬看见老盾以后又决定抛弃基妹不走了。
大概就是这样吧

【盾冬】又一个沙雕段子 真·玛丽苏

我这一天天都在想什么啊……

我,詹姆斯·布坎南· *璃莹殇· 安洁莉娜 ·樱雪羽晗灵·血丽魑·魅·J·Q· 安塔利亚 ·伤梦薰魅·海瑟薇·蔷薇玫瑰泪·羽灵·邪儿·凡多姆海威恩·夏影·琉璃舞·雅·蕾玥瑷雅·曦梦月·玥蓝·岚樱·紫蝶·丽馨·蕾琦洛·凤·颜鸢·希洛·玖兮·雨烟·叶洛莉兰·凝羽冰·泪伊如冰落·殇心樱语冰凌伊娜·洛丽塔紫心爱*·口巴口即·巴恩斯,芳龄两位数。不仅是布鲁克林的一枝花,九头蛇的首席男模,还是队!嫂!

我,刚出生的时候就会说话
3岁就学会了999种语言
5岁获得77种博士学位
7岁就情定美国队长
9岁我就有了两米八的大!长!腿

我开心的时候,天上会下甜李子雨呢,不开心的时候,会下酸李子雨。要是史蒂乎不给我李子吃,我就用小拳拳锤他的胸口啦,大坏蛋你好讨厌~

我的头发是七彩的(肋骨断裂的史蒂乎先生:并不是),我的眼睛是七彩的(肋骨断裂,鼻青眼肿的史蒂乎:真的不是),我的牙齿是七彩的,(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打的史蒂乎:嘤嘤嘤),就连我的左手手也是七彩的呢!

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暗恋着我,每个人都想占有我!想当初我还在九头蛇男模团工作的时候,一脸褶子的皮尔斯*趁我不备一把撕开我的衣服,我黄金比例的完美身材暴露了!我雪白的胸肌向泰山一样颤了三颤!*我屈辱的流下来李子泪。


md我写不下去了,自砍双手向冬哥请罪

两个*之间取材于网络

【双豹组/黑金黑无差】一起来看日落吧(沙雕小短文)

“你还真tm把自己当成猫科动物了吗,黑豹‘陛下’?”艾瑞克一把推开国王寝室的大门冲到床边,抱着手不满的瞪视着床上鼓起的一大坨,嘴里阴阳怪气的嘟囔着“别忘了一开始可是你约的我,你tm的要是再不起来,就别想看什么狗屁日落了。”

往常这时候特查拉早就无奈的让他的宝贝堂弟“注意语言”了,可床上的那坨被子包闻言只动了两下,却没有应声的意思。

“哇,”艾瑞克额头上的青筋跳了一下,咬牙切齿的说“看来我们的国王陛下打算像个小宝宝一样赖床了呀,不过艾瑞克叔叔可不会哄你哦。所以你tm快点从床上滚下来,不然我就揍你了!”

恶狠狠的威胁并没有作用,亲王大人的耐心也终于耗尽。艾瑞克上前一把掀开被子,低吼道:“艹,特查拉你今天是什么毛......”

被子拉开的一瞬间,艾瑞克脸上的怒意转为惊愕,最后又变为茫然。床上并没有什么赖床的黑豹,只有蜷缩着身子,哭的泣不成声的苏瑞。

“怎么是你,苏瑞...”艾瑞克无助的捏紧手中的被子,喃喃道:“这里不是特查拉的寝室吗,你怎么在这...”

苏瑞流着泪抱住呆愣的堂兄,哽咽的向他保证:“会好的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因为不会更差了,不是吗。






可能我没写明白,就是(豹弟没死)复联三之后,苏瑞继位了,所以她就住进国王的房间了,然后大战那天黑豹答应打完之后就陪迪迪看日落的,然后他就.....所以迪迪就.....诶呀反正就是那样啦!(哪样啊!)


END



【双豹组/黑金】瓦坎达日常

1、关于“王妃”的含义
“我以为,瓦坎达的国王陛下,是一个很讲公平的人。”
特查拉停下手中的动作,挑眉看向他的堂弟,兼王妃。说实话,尼贾达卡没少和他争论“平等”“开放”之类的话题,不过还没有一次是在现在这种情况的。
黑豹陛下不由得扫了一眼还被自己握在手里,已经昂首挺胸的小金钱豹,“你确定要在这种时候谈论我是否“公平”,尼贾达卡?”
一直在抑制自己喘息声的王妃殿下恼羞成怒的踹了国王陛下一脚,没用多大力气,当然的。
“滚你的,特查拉。我说的,”艾瑞克将自己撑坐起来,一手排上他哥裸露的屁股,手法色情的捏了捏,“是这种公平。”
受到性骚扰的国王陛下面无表情的“哦”了一声“我不觉得我们需要这种公平。”
“放屁,最起码轮流来,一人一次。行就来,不行就给老子滚。”
特查拉挑眉看着眼前这头龇牙咧嘴的小豹子,嘴角挑起一个弧度,“我希望你还记得自己是我的王妃,尼贾达卡。”
“狗屁王妃,我还是你男人呢,让我上一次怎么了?”艾瑞克嗤笑了一声。
“我是说”特查拉微笑的扣住艾瑞克的后颈,发力将摇头晃脑的小豹子狠狠地压进床垫里,低下头让灼热的吐吸打在形状诱人的耳廓上,“王妃的意思就是,王天天让你爽到飞哦。”
“......艹”


2、关于“偏心”
“苏瑞,你不能再吃了!你已经吃了两个甜圈圈了,再吃牙会坏的!”特查拉严肃的夺下妹妹手中的盒子,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“是甜甜圈啦,老哥,”小公主翻了个白眼,伸手想去拿被黑豹藏在身后的甜甜圈盒子“那个红色铁罐拿来的美国甜品真的很好吃诶,再说,牙坏了我1秒不到就可以治好了啊!”
抢了半天那个盒子依旧稳稳地被黑豹藏在身后,小公主发誓她下次要把哥哥的制服做成粉色的。
“还剩大半盒你为什么不让我吃,以前吃甜食你都没有管过我啊?”
“都在吵些什么玩意啊……”属于夜行动物的瓦坎达王妃打着哈欠推门进来,敞开的胸膛上还留着昨夜狂野的痕迹。
小公主觉得自己的眼睛快瞎了。
“怎么这样就出来了。”黑豹皱着眉头走过去把手上的盒子塞进艾瑞克的手里,低头将他的袍子系好。
“男人这么矫情干嘛。唔,这是什么,怎么会有甜甜圈。”
特查拉微笑的看着面露惊喜的金钱豹“这是我一个朋友带来的,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很喜欢这种东西吧,这些都是你的(小公主:......),慢慢吃。”
艾瑞克一边往嘴里塞甜甜圈,一边含糊不清的说:“还不错吧,不过没有我最喜欢的口味,可惜了。”
“是吗,要不现在我开飞船带你去美国多买点吧。”
“可以吗,一次吃这么多可能会牙疼啊。”
“没事,那种小病苏瑞一秒就能治好了。”
“那还等什么,走走走买买买”
小公主觉得她的眼睛已经瞎了。
小公主发誓要把这对死基佬的制服样式改成hello kitty的情趣内衣。真的。


一个沙雕段子 (冬二哥哥和叉黛玉姑娘,没有性转)

O的不能再O的OOC




叉姑娘,名骨,字黛玉,号布洛克·朗姆洛。自幼便武艺过人,得皮祖母赏识,接来九头蛇总部。
皮祖母一见叉黛玉便一把握住他的手,慈眉善目的说:“你可来了,我的儿,正好见一见你冬哥哥。日后啊,你就是他的管理员了,可要好好相处,两人可不许使小性子啊。”
叉姑娘听了点头称是,心里却不禁想,这个冬兵,我在分部时便常常听说,也不知是个那样的惫懒人物,懵懂顽童?
还未思毕,外边便传来一阵脚步声,一个壮实身影“砰”的一声撞飞了铁门,冲了进来,带着一脸饼干渣子立在二人身前。
只见此人,生着一张又圆又白包子脸,男模专属中分头,身材火辣,虎背熊腰。一把电动马达公狗腰,还有裆下……咳咳咳,我是说,还有一只铁臂立于身侧。
叉黛玉一见,便吃一大惊,心下想道:“好生奇怪,倒象在那里见过一般,怎会如此眼熟眼熟!长得像个不爽猫似的,壮的跟熊一样,这九头蛇府总部伙食也太tm好了吧。”
皮祖母一边的笑嘻嘻发着抖将叉黛玉挡在在自己前面,一边颤着嗓音说:“你看你这孩子,还未见外客便脱了衣裳,光着个膀子。还不去见过你叉妹妹,日后他便是你新一任的管理员了。”
冬兵闻言用涂了黑色眼影的无辜大眼睛视奸了一遍叉黛玉,发现此人与旁人果然不同。
啊,好一张开房脸!啊,好一个翘屁股!啊,好高的增高鞋哟!果然与外边的妖艳贱货都不一样呢!
冬哥看罢,走近叉姑娘身边,又细细打量一番,对皮祖母点点头说:“这个矮子,我曾见过的。”
皮祖母知道他认同了叉黛玉,便松了一口气,按住跳起来怒吼“小兔崽子说谁是矮子!”的叉姑娘,笑道:“可又是胡说了,你哪里见过他,他是刚调过来的哟,别是洗脑洗傻了吧……”
“啊,有灰呢。”冬哥“轻轻地”拍了拍皮老祖母的肩膀。
皮祖母马上龇牙咧嘴地改口:“既然看着面善,就算是旧相识吧。今日只作远别重逢,这样以后也更和睦了呢呵呵呵呵呵。”
被捂着嘴的叉黛玉翻了个白眼,开始觉得加入九头蛇府好像不是个好主意了。
冬兵又转头问叉黛玉:“你可有铁手臂没有?”
“小兔崽子你脑子不好眼也瘸啊,爹地手是不是铁的还看不出来了吗?”叉骨姑娘觉得自己今天已经把一年份的白眼都翻完了。
冬哥听了,鼓起一张包子脸,拳起铁拳头便向这屋里最贵的仪器砸去。“什么破手,人家才不要这劳什子呢,哼。o( ̄ヘ ̄o#)”
皮祖母气的差点背过气去,半天才缓过来,他凉凉的看了一眼嘴里惊的连刚叼上的烟都掉了的叉骨姑娘,暗自决定这笔维修费用从叉姑娘的工资里扣。
而另一边的冬哥还在撒娇(?)“家里大大小小的都没有,单我有,我说没趣,现在来了个翘屁股的管理员也没有,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,一点也不流行,你们就是想把我弄的土里土气,好让我找不到对象。哼,人家现在还没有男朋友,艹生气的!”
“诶呦,想要男朋友啊。直接和祖母说不就好了,就让这个开房……啊不,叉姑娘给你当男朋友好不好呀?”
“好 (//▽//)”
突然有了男朋友一脸懵逼的叉骨姑娘表示,我现在跳槽去神盾还来得及吗?











我也不知道自己脑袋里在想什么,又写了什么沙雕东西,完全不想看第二遍啊啊啊啊啊啊

冬叉文归档

施雪:

把自己的文放AO3归了个档,暂时先搬了所有冬叉的过去,其他盾叉,盾冬叉,罗叉和路人叉有空再搬。


长篇和中篇分开建了文档,短篇们分成了pwp分区和非pwp分区,以后写了新的也会跟在相应的分区后面更新,欢迎复习旧文的时候给我留言,谢谢(笔芯




AO3点这里

很好很好,可以说是很准了(。・`ω´・)我们抖森还是个宝宝嘞